焚风风风风

色相混浊

【恺楚】Forbidden colours 01

*ooc预警
*割腿肉 渣文笔
*大概勉强算娱乐圈paro……?

恺撒第一次见到楚子航时,后者正安静地坐在化妆间里任凭一旁的小姑娘摆弄头发,他便倚在门框上好一会儿,饶有兴趣地观赏着对方半露的侧脸。

大概是因为不安分的头发不时拂过面颊,楚子航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而后忙向辛苦了许久的造型师道歉,看到对方笑着摇头,他才抓紧机会活动下僵硬的脖子,一转头,高大英俊的金发青年终于进入了视线。

“恺撒•加图索。”青年大步走来,微笑着向他伸出手。

“楚子航。”他站起身,有力地握了握。

“看样子我们是没时间在开机前认真对一次戏了。”

“抱歉,都是因为我才影响到进度。”楚子航望着恺撒明亮的蓝眼睛,带着歉意。

的确是自己的过错,楚子航忍不住自责起来。早在芬格尔邀请他加入这个剧组时,他就开始为电影的主题曲作准备,可是在读过剧本好几次后,他都没什么灵感,怕是撞上了瓶颈期。直到开机前,他仍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一夜过去,即使是向来身体健康的他也发起烧来。芬格尔倒是对他错过开机仪式没什么意见,反倒是调侃起他难得一见的病弱属性来。但毕竟是楚子航,自然心存愧疚,更何况和他搭档的还是风头正盛的恺撒。

说到恺撒,许多人第一反应出来的便是他那金子般闪耀的头发下迷人的眼睛,配着高挑劲瘦的身材,以及他唱作俱佳的出色才能,这无不令他从十八岁出道至今,一直稳稳把持着万千少女头号梦中情人的宝座。

宝座的主人笑起来,“我很敬佩楚先生这种敬业的态度,不过也请您多加注意身体。顺带一提,您的许多作品都非常棒,我期待与您的合作已经很久了。”

“谢谢。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。”楚子航也在脑内搜索着恺撒的相关信息,印象中他的曲子也挺合自己胃口的,可惜最近太忙没来得及细听。

恺撒看起来还想说些什么,但工作人员的催促打断了他们的谈话,“加图索先生,您该去换衣服了。”于是他只好摆摆手,向外走去。




再见到楚子航不过是几十分钟后,彼时由于一些突发状况,导演决定先拍摄二人的戏份,于是楚子航与恺撒第一次的对手戏被提前了。

[杰克少佐站在法庭中央,背挺得很直,尽管双手被缚,似乎仍未有一点受制于人的危机感,或许是骨子里的自尊,他用那双锐利的蓝眼睛扫视着在场几人,这无疑激怒了前面的日本军官。]

楚子航站在审判席上,认真地听着恺撒辩解,也不得不感叹同为第一次触电,恺撒的表现似乎比自己自然多了,仿佛与近百年前那位英国军官融为一体。

[世野井大尉沉默着,视线从未从杰克身上移开。直到一旁的军官义正言辞地表示应该判处杰克死刑时,世野才打断了他的叙述,向一旁的主审者请求进行询问的权利。得到允许后,世野缓缓向杰克走去。]

“生还是死,这是一个问题。”楚子航踱着步,迎着恺撒眼里坚毅的光。后者回望这个唯一没有逃避自己视线的人,感到他身上并无恶意,于是周身气氛稍微缓和一些,甚至不经意对着他微微咧开了嘴,隐隐露出里面的虎牙。

一切都随预期上演。楚子航恰到好处地抛出语句,看起来状态不错,可他感到耳边有些发热。

[听到世野的询问,杰克脱下了自己的上衣,将背后的累累伤痕露出,身子原地转了一圈,以向在场所有人证明自己所言属实,自己的确遭到了不公平的待遇。]

[世野的眼睛一瞬间瞪大了]

“把衣服穿上。”

[然后他下意识避开了杰克的眼睛,迅速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]

尽管剧本上描写出杰克不为所动的形象,恺撒的目光还是悄悄往楚子航那边飘了飘,良好的视力让他捕捉到了有趣的东西。


接下来的几幕进行得还算顺利。几个钟头过去,芬格尔适时终止了拍摄任务。

“很不错!”他毫不吝啬地表达了对众人的赞许,又转向二人,“本来第一天想着先给你们调整状态的时间,没想到你们适应地那么快,以后要继续保持啊。”

他拍过两人的肩头,就向后方大摇大摆地走去。



“我们这算是解放了?”

“暂时的而已。”

“那也好,不如一起出去喝一杯?”

“不必了,我想自己揣摩一下。”

这时,恺撒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张房卡,塞入楚子航手中,“那晚上我等你。”然后他大步走向更衣室,留下陷入呆滞的楚子航站在原地。

“楚老师真的抱歉,恺撒大概没有表达清楚,他其实只是单纯想邀请您去和他对戏,绝对没有什么别的意思。”一旁一个小姑娘忽然冒出来,楚子航瞄一眼胸牌,大概猜出那是恺撒的经纪人。

但楚子航没说什么,就笑了笑,将房卡揣进了口袋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推荐观看电影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已获得更好体验

[]里面是我自己乱脑补的剧本大家千万不要当真

如果辣到大家眼睛了……我也很绝望我能怎么办

总之欢迎吐槽🐸

评论(3)

热度(12)